当前位置: 首页» 媒体聚焦

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网 2020年3月17日报道北京中医药大学驰援武汉临时党支部举行党员发展大会:让党旗高高飘扬在抗击疫情最前沿

发布时间:2020-04-06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党员宣誓的声音回响在北中医援鄂医疗队驻地的上空。3月5日上午,北京中医药大学驰援武汉临时党支部举行了一场激动人心的党员发展大会,接收段云姗、耿旭、张子伟、陈默岩、高霞、张鹏芝6位医疗队员成为中国共产党预备党员。

  在庄严的党旗下,临时党支部书记叶永安同志带领6位新党员进行了入党宣誓。在场的每一位党员,在这个特殊的时刻,重温了入党誓词。新党员们向党组织表达了自己的决心,她们说:“在特殊的时期,能够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是组织的信任,也是组织的考验。我们将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怕牺牲,勇往直前,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支部党员们纷纷表示,要继续团结拼搏,用坚强的意志、优良的作风、高昂的士气、团结的力量和规范的操作彻底战胜病毒,不获全胜绝不收兵!

  我校援鄂医疗队抵达武汉后,即成立了北京中医药大学驰援武汉医疗队临时党支部。在医疗队,党员与非党员“一对一”结对子,互相帮助、互相提醒、互相配合,形成了良好的工作机制,充分发挥了党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在一线救治病患的繁忙工作中,很多医疗队员都表达了加入党组织的强烈愿望,经过在“火线”上的培养与考察,最终这6位队员被发展成为预备党员。

  段云姗作为第一临床医学院(东直门医院)驰援武汉医疗队的护理队领队,在组建赴武汉抗疫一线医疗队时,第一个报名。她坚定地说,“疫情面前,人人有责,更何况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我要去完成我的使命”。作为本次医疗队的护理负责人之一,资历深厚的她总是冲锋在前,率先进入隔离病房考察环境,并将自己首先排入夜班组。她表示,要坚定地跟随党组织一起战胜疫情、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贡献自己全部力量。

  耿旭是第一临床医学院(东直门医院)一名普通的护士。1月27日,她辞别年迈的父母,与同事一起坚定地走向了抗疫第一线。为了便于穿防护服,她毫不犹豫地剪断了齐腰长发。针对患者情绪紧张焦虑的情况,她采用耳穴压丸、摩耳操等中医护理手法,配合心理疏导改善患者不良情绪,患者们都亲切地叫她小耿姑娘。

  张子伟是第一临床医学院(东直门医院)心脏重症监护室的一名护士。得知获准加入驰援武汉医疗队的消息后,她利索地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她说,“我没有告诉爸妈,怕他们担心,只告诉了妹妹”。抵达武汉后,她马上积极投入到抗击疫情一线工作当中。除了做好临床护理工作,她还主动承担起医疗队的工作资料收集整理和物资管理工作。她利用休息时间,积极为出院患者拍摄视频,与患者进行个人防护的深入交流。

  陈默岩是第二临床医学院(东方医院)的一名护士。在第一次考察完隔离病房后,便手绘了一版隔离病房的地图,以便各位队员能够迅速熟悉工作场地,快速精准地投入到救治工作中去。隔离病房中患者多、病情重、护士少,陈默岩总是服务在前,休息在后,从不挑活,从不喊累。患者的马桶堵了,为了不浪费给修理工的防护服,陈默岩不假思索地戴上一副手套,亲自为患者疏通马桶。为了记录在武汉工作中让人感动的一个个瞬间,她在休息时间画起了画报,被多家媒体报道。

  高霞是第二临床医学院(东方医院)一名主管护师。在隔离病房中她不仅是护士,更是护理员、保洁员、配餐员,承担患者的生活起居。她还利用中医基础理论,给病人讲解养生知识和锻炼方法。通过中医情志护理,调畅病人情志,使病人心态平和,保持情绪稳定,更好地配合治疗。

  张鹏芝是第二临床医学院(东方医院)的一名护士。她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运用辨证施护的理念,根据患者不同的症状,积极使用中医适宜技术。例如,对发烧病人进行耳尖放血,对咳嗽、失眠、焦虑的病人给予耳部按摩、耳穴压丸治疗,为患者进行督脉大椎穴刮痧,对于呃逆的病人给予足三里穴位注射,效果显著。在武汉,她还自费给当地的快递小哥捐赠了医用手套和生活物品,并利用工休时间向他们讲述疫情防控知识和日常快递消毒措施,尽力将关爱传递给身边的每一位武汉市民。

  自1月27日到达武汉后,我校援鄂医疗队已经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工作了40多天。3月9日,部分医疗队员再次向抗疫前线指挥部递交了请战书。大家表示,在抗击疫情的实战考验中,我们北中医医疗队战斗力不断提高,并且形成了从院士、国医大师到一线医生,前后方协调配合的完整战线。请求指挥部给我们派遣最艰巨的任务,包括治疗重症、危重症患者的任务。我们将以祖国传统医学为武器,综合运用现代医学提供的各种技术手段,一切以人民的健康为目标,奉献出我们的一切!

  一个党支部就是一座战斗堡垒、一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战“疫”一线的北中医共产党员们,将继续冲锋在前、全力奉献,在防控疫情的行动中践行初心、担当使命,让党旗在防控疫情斗争的最前沿高高飘扬。